星夜

ツキウタ大好き!葵♡♡♡女子力組是天使♡主推年中組cp(阳夜,新葵)其實幾乎什麼cp都可接受www
\SolidS/\SolidS/\SolidS/TSUBASA跟RIKKA真的美爆♡
深陷i7無法自拔,天尼小天使小惡魔好可愛好帥啊啊啊啊啊

一點也不虐的虐文(湟泠)

取名無力不要打我www

嗯...在看之前,我一定要聲明

本人文筆非常不好,所以看了不爽不要打我( ´▽` )ノ

那麼,開始吧( ´▽` )ノ

------------------以下正文------------------

清晨五點,陽光乍現,客廳桌上擺放著一堆資料,而沙發上有兩個身影熱烈的討論著(其實只有一人),這兩人便是湟月和泠夜。過幾天就是他們交往兩週年的紀念日了,而那天難得的兩人都沒有任務,因此此時他們手上各拿著一些資料討論著要去哪些地方玩。

湟月:「泠!泠!我們去這裡好不好!☆w☆」邊興奮地說邊指著某個地方
泠夜:「……為什麼難得的休假你卻盡是挑一些危險的地方啊…」
湟月:「反正以我們那爆表的武力值來說不足為懼嘛!而且那地方很有趣的樣子,之前看到就一直很好奇是怎樣的地方了!」
泠夜:「後面那句才是重點吧…」

就這樣吵吵鬧鬧的討論(拌嘴+曬恩愛?)後,兩人懷著期待的心情終於等到了紀念日~

泠夜:「結果還是決定來這裡了啊…」

現在他們所處的地方便是討論時湟月提起的地方。

湟月:「喔喔喔~真的到了耶!\(≧∇≦)/泠!看到那邊的湖了嗎!我們來比賽誰先到吧!」
泠夜:「湟你這樣好像小孩子」說著便輕笑起來
湟月:「喂喂喂!別把我當小孩啊!我可是比你大喔!?不管了,怎樣,要比嗎~」
泠夜:「嗯…好」湟月:「那麼~比賽-----開始!」

不給對方喘息的機會,在說完的那一瞬間,兩人便全速向湖邊衝去,沒一會兒,兩人同時抵達目的地。

湟月:「啊~又是平手啊~怎麼自從泠你成年後每一場比賽都是平手啊…」
泠夜:「…………499勝,500敗,600平手……還是沒贏呢。不過說起來,這裡還真漂亮」
湟月:「是吧~之前看到時不只覺得有趣也覺得泠你一定會喜歡~」“而且這裡足夠危險,應該多少能減少跟蹤我們的傢伙……但泠這傢伙是太開心了嗎?看起來完全沒發現有人在跟蹤……要是平常一定是先滅了對方……”
泠夜:「湟?怎麼了嗎?為什麼看起來有心事的樣子?」
湟月:「……沒有啊~只是在想泠跟這裡的風景很相配,是一副美景呢~」揚起微笑,將人摟進懷裡
泠夜盯著眼前的人,難得的沒有掙脫懷抱,嘆了口氣:「別耍嘴皮子」

兩人打鬧了一會兒(基本上都是湟月在逗泠夜就是了~( ̄∇ ̄)~),正準備離開前往下一個目的地時

湟月:「嗯~差不多了吧~」伸了個懶腰「泠~我們去下一個地……嘖!看來有不速之客啊!」原本輕快的語氣瞬間冷下
敵人:「呦~這不是鼎鼎大名的【月夜死神】嘛~真是好巧啊~」
泠夜:「不用裝了,你一路上都在跟著我們吧」
湟月:「欸!?泠你……!?」
泠夜:「你以為我會沒發現嗎?我好歹也是實力跟你相當的人,再說,我們都搭檔幾年了,你想瞞著我什麼我會看不出來?」
湟月:「唉…果然不能小看你啊…」轉向敵人「你是衝著力量來的吧,既然這樣我的力量比泠強,你讓泠走」“依照這個人數,要兩人都逃脫恐怕很難,至少得讓泠安全”
泠夜:「湟你!我不會一個人走,絕對」“我怎麼可能丟下你自己逃跑”
敵人:「不用吵不用吵~我們是衝著力量來的沒錯,衝著【月夜死神】的力量,所以兩個人都不會放的~所有人,上!」

語畢,從陰暗處竄出一群人,將兩人團團圍住,湟月與泠夜二人拔出劍,背靠著背小聲地討論

湟月:「泠,等等我幫你開一條路,你馬上走」
泠夜:「我說了,我不會一個人走」
湟月:「這種時候特別固執啊…看來再怎麼跟你說你也不會聽了……好吧,這可是場硬仗喔,自己小心點」
泠夜翻了個白眼:「這是我該說的,你才是別一直往前衝」
湟月:「嘛嘛~那麼,上吧!」

說完,兩人同時向前衝了出去,湟月的劍法很坦蕩,力度之大以至於即使沒擊中要害依然能夠使敵人倒下,相反地,泠夜的劍神出鬼沒,每次一出手便擊中要害,因此就算湟月遺漏了幾人,泠夜也能即使擊倒對方不讓敵人傷害到湟月,兩人的劍法相輔相成,敵人的數量迅速減少。
但,隨著時間的流逝,兩人的體力也逐漸被消耗著。

湟月:「嘖!這些人怎麼跟蟲子一樣殺都殺不完!」
泠夜:「湟,注意你的措辭。冷靜點,對方應該就是想靠消耗我們的體力達成他們的目的」
湟月:「這樣下去也不是方法……」思考了一下「泠,我有個方法」
泠夜:「嗯?」
湟月:「我掩護你,你趁那時趕緊請求支援吧!」
泠夜:「……」
湟月:「要是不想我們兩個死在這就聽我的!」
泠夜:「……我知道了,給我一分鐘,不准逞強」

泠夜說完後湟月就在泠夜一段距離外保護著,不讓敵人靠近任何一步,但就算武力再高強,面對數量非比尋常的敵人一齊攻擊也難免會有漏網之魚,而一抓到空隙,敵人就將劍全指向正取得聯絡的泠夜

湟月:「泠!該死!!!」說著便向泠夜跑去
泠夜:「……了解,那麼請盡快」轉頭「湟,他們說……!!!」

泠夜瞠大眼睛看著衝到自己面前的湟月,刀劍沒入身體,身影緩緩倒下。

泠夜:「……湟!!!」接住眼前的人
敵人:「很好!趁現在一舉拿下他們!」
泠夜:「……湟,等我一下」
湟月:「咳…等等……別太…咳…………衝動」
泠夜:「就算我現在想將他們全滅掉,但依這人數可能不只無法辦到,還可能讓我們都身葬此地。所以目前最好的辦法是抓到空隙然後逃跑……你想說這個,對吧?」邊應戰邊回應
湟月:「…不愧……是泠…咳咳咳!」微笑,咳出一口血
泠夜:「!!!湟,撐著點!」看向四周“到底哪裡有空隙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找到了!”背起湟月,逃向不遠處的林中

泠夜:「湟,我暫時幫你做了緊急處理,再撐一會,救援馬上就到了」

這句話不只是說給湟月聽,也是說給自己聽。畢竟依照湟月現在受傷的程度,就算要與救援會合也可能在會合前就被敵人發現。而湟月怎麼可能沒發現到這事實。

湟月:「別傻了……現在我的情況如何相信你也很清楚,你還是趕緊逃吧」“雖然做過緊急處理後多少能正常說話了,但恐怕跑不遠……得想個辦法讓泠聽話逃走”
泠夜:「我拒絕。我已經說了!我…」
湟月:「泠。」打斷「你也說了,救援馬上就到,難不成你要叫他們在這一大片地慢慢尋找我們?那可能得花上三天時間」
泠夜:「……要」低著頭,讓人看不清表情
湟月:「泠?」
泠夜:「我不要」抬頭,臉上已佈滿淚水

湟月既驚訝又手足無措,絲毫沒料到從小到大流淚次數屈指可數的泠夜竟然哭了。

嘆了一口氣,湟月將泠夜攬進懷裡,把下巴靠在對方頭上,無奈的說:「怎麼就這樣哭了?對於拖對方時間這件事我還是有自信的,難道你這是不相信我的實力?「我好歹也是實力跟你相當的人」耶!」說著還模仿對方的語氣
泠夜:「……噗!」
湟月:「喔喔~泠笑啦~」
泠夜:「……吵死了!」臉紅,揍
湟月:「唔!好痛啊泠~我現在是傷患欸……」
泠夜:「活該,誰讓你擋那刀」
湟月:「話不能這麼說!看到自己心愛的人快被砍了就算是傻瓜也會衝過去的!尤其泠還是讓我一見鍾情的人,愛的份量可是更深一層!」
泠夜:「你這是變相承認自己是傻瓜嗎?就會說些肉麻的話!」臉紅「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……好吧,我會照你說的去接應救援,別給我輕易死!」
湟月:「多相信我一點嘛……好啦,快去吧!救援應該已經到了」
泠夜:「……嗯」

兩人說完後泠夜看了看他們藏匿的洞穴周圍,確定沒有人後向著救援的方向跑去。

敵人:「……!看!是【月色死神】的泠夜!我們依照他跑來的方向一定可以找到負傷的湟月!」

等泠夜將救援帶到湟月所待的洞穴時,已不見泠夜剛走時的情景,他們看見戰鬥的痕跡,而且是相當激烈的戰鬥,而湟月的屍體靜靜躺在敵方一堆屍體所造成的血泊中央。

泠夜聲嘶力竭的喊:「湟!!!!!!」

將剩餘的敵人全數消滅後,泠夜跪在湟月身旁,低頭不語。救援的士兵小心翼翼的靠近,如此失控的泠夜他們是第一次見到,深怕自己會成為泠夜失控下的犧牲品。

士兵:「那個……泠夜大人……」
泠夜保持著同樣的姿勢對士兵說:「…報告吧」
士兵:「……是!敵人已全數清除完畢!那……湟月大人的屍體…」
泠夜:「…湟就交給我。辛苦你們了,你們先回去吧」
士兵:「是!」說完便轉身離去

待士兵全離開後,泠夜才再次開了口:「湟……你個混蛋……」

五年後,泠夜手上拿著一束由香檳玫瑰所組成的花束,緩緩步上山坡,山坡頂聳立著一顆櫻花樹,而櫻花樹的正下方立著一座墓碑,泠夜在墓前站立了一會,放下花束後轉身離去。

「泠!為了紀念這個讓我們成為戀人的地方,來做個約定吧!」
「……什麼約定」
「嗯…我們死後,就葬在這裡吧!」
「……」
「嗯?怎麼?到底答不答應啊~」
「……嗯」

花語:
香檳玫瑰-----我只鍾愛你一個&愛上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,想你是我最甜蜜的痛苦,和你在一起是我的驕傲,沒有你的我就像一隻迷失了航線的船。
櫻花-----生命/等你回來
END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終於完結啦( ´▽` )ノ撒花( ´▽` )ノ(灑小花
然後我一定要來吐嘈一下,你們兩個曬恩愛曬了三分之二啊!!!!!
在寫的時候也出了一些有趣的差錯www例如「臉上佈滿淚水」寫成「頭上佈滿淚水」www再例如「湟月大人」寫成「湟月大小」www再例如……沒有了( ̄∇ ̄)
我寫完覺得我不是寫文章而是在寫劇本吧…

下面是用咲夜給我的那個網站出來的三個點
1.好奇心
2.一見鍾情
3.別當我是小孩子

看到這三點我只想說,這真的不是拿來寫甜文的嗎……
感謝看完的你們( ´▽` )ノ然後文筆真的很爛請不要在意( ´▽` )ノ

喜歡可以點個小愛心( ´▽` )♡?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