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夜

ツキウタ大好き!葵♡♡♡女子力組是天使♡主推年中組cp(阳夜,新葵)其實幾乎什麼cp都可接受www
\SolidS/\SolidS/\SolidS/TSUBASA跟RIKKA真的美爆♡
深陷i7無法自拔,天尼小天使小惡魔好可愛好帥啊啊啊啊啊

听说是新年贺文(?) 03

*角色为原创,不能接受者请自行回避

CP:湟月x泠夜

*若能接受,请往下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泠~你在做什么?”湟月走向厨房,从身后抱住自家恋人。

“湟,放开。”泠夜用手肘顶了对方一下示意对方放手,自己手中还拿着刀子,要不是刚刚已经注意到对方的气息,不然一不小心可是会切到的。

“她呢?”看对方似乎不打算放开,泠夜叹了口气决定转移对方的注意力。

“坚持要把那科唸完,怎么叫都叫不动。”湟月把下巴靠在泠夜的肩上,看着对方将已经做好的蛋糕切块,放开对方之后转身去拿橱柜里的盘子。

“谢谢。我去跟她说吧,毕竟时间快到了,她也期待很久了。”泠夜将蛋糕一块块放至盘子上,把手擦一擦后走出厨房,但才刚准备上楼梯,便看见原本在房间里念书的少女打开门。

而湟月也正好将三个盘子端出来放到桌上,看见少女之后戏谑的说:“耐不住嘴残了吧~毕竟从刚刚开始泠的蛋糕的香味就一直飘进房间内。”

少女嘟着嘴说:“你有意见吗!泠酱做的东西一直都很香嘛!而且我又肚子饿了!”说完便小跑着下楼并拉着泠夜走向客厅,“时间快到了!泠酱快点!不然等等湟酱把蛋糕都吃了!”

泠夜看着少女,微微的笑,“他不敢,否则等等要哄你的可是他,再说,还有多的。”说罢,伸出一只手揉了揉少女的头发。

“你们能不能不要在那边说我的坏话啊!”湟月抗议道,待少女及泠夜落座后,将三人的杯子倒进刚泡好的茶。

三人坐在同一个沙发,坐在中间的少女脸上充满着兴奋,看着电视上的倒数计时,自己也跟着倒数,而身旁的两人则宠溺的看着少女微笑。

“⋯⋯3!2!1!新年快乐!湟酱!泠酱!”
“嗯,新年快乐。”“新年快乐!”

——日后谈——

“不过泠酱怎么突然做蛋糕呀?害我在房里闻得口水都快滴下来了。”
“⋯⋯抱歉,想着犒劳一下你唸书。”
“欸!?我的进度慢成什么样子你明明知道。”
“那你还不反省!明明快要考试了还这么混!”
“呜⋯⋯我就懒得唸嘛!”
“好了,新一年才刚开始就别吵了。”
““是——””

听说是新年贺文(?)02

*角色为原创,不能接受者请自行回避

CP:零夜x狂乐

*若能接受,请往下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如往常的奔跑。一如往常的追杀。一如往常的人。

“你!你别跑!”“你手上的可是真货。”

零夜全速奔跑着,时不时还要闪躲来自后方的攻击,脑袋里却运转着与此时毫不相关的事。

说起来,今天好像是跨年夜来着⋯⋯

即使思考着八竿子打不着的事,零夜闪躲的动作却是干净利落,丝毫找不出一丝破绽。

“你这家伙⋯⋯明明被追杀着!怎么还有心思思考其他的事!”狂乐瞪着眼前依旧奔跑的人,就算只看得到背影,却知道此人现在的心思不在自己身上。

“⋯⋯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。”明明连自己家族的人都不一定能从背后就看穿自己的想法,但这个因拿自己当目标而几乎是朝夕相处的人却一目了然。

忽然,零夜停止了脚步并转过身,面向狂乐。而狂乐也不是会因为对方突然停下脚步便来不及刹车的泛泛之辈,狂乐站在离零夜几步远的地方,不知为何,狂乐总觉得对方在做什么打算。

“来吧,速战速决。”零夜说道,即使狂乐想从对方的表情看出什么端倪,但零夜面瘫的功力,可是在杀手界中无人能及的。

“明明平常只会想尽办法逃走,今天是不是要下红雨?”放弃观察对方的表情,狂乐知道就算出言挑衅,零夜也绝不会买单。

“你就当作,一时兴起吧。”平常会逃,基本上是不想要弄伤对方,毕竟要是动真格,双方必定免不了受伤,但自己怎么会舍得让她受伤呢?零夜避免狂乐听了之后给自己一脸“你好恶心”的表情,所以并没有将内心的话说给对方听。

“哼,这样我也省事多了。”狂乐冷哼一声,将自己状态调整好便立即出招。

狂乐一个箭步,眨眼间便到零夜眼前,但零夜丝毫没有动作,连眼睛都不眨一下。狂乐朝零夜的眉心射击,而零夜只微微的向旁边跨了一步,偏个身便躲过迎面而来的子弹。

“⋯⋯还有30秒。”零夜用着只有自己听得到的音量嘟嚷着。

“你在那边嘀咕什么!小心你一分心,人头就不保啦!”狂乐见对方在与自己的打斗中分心,火气直直上升,将手中的枪换成了匕首,加速朝对方冲去。

狂乐紧追不舍的攻击,零夜却在心里默默倒数着时间,而在时间即将到达新的一天时,零夜抓住狂乐的手臂一拉,将对方拉进自己的怀里,并施力使狂乐放开手上的匕首。

“新年快乐,狂乐。”零夜看着怀中的人,嘴角勾起微微的笑容。

狂乐看着猝不及防将自己锁进怀里的零夜,一旁绽放的烟火点醒了自己今天是跨年夜,对方眼中充满着满满的笑意以及宠溺。可恶⋯⋯这该死的家伙的脸蛋本来就长得好看,笑起来之后更是帅的无法无天!

“⋯⋯放开我。”

“你应该说什么?”

“⋯⋯新年快乐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等!不是说了就放开吗!放我下来!”

“我没说过会放开。”

“你!”

——日后谈——

“所以你分心,是在算时间?”

“⋯⋯嗯。”

“你,不准动。”

“手中的枪,放下。”

“⋯⋯零夜你个混蛋居然在追杀中分心想这种事!不准跑!”

听说是新年贺文(?)01

因为这原本是放在FB的,所以不是在1/1放的(´・ω・`)
原本是打算写短小的,结果爆字了(。)
祝大家新年快乐!

*此篇为百合,不能接受者请自行回避

*角色为原创

CP:阿缇菈x黄莺

*若以上皆没问题,请往下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黄莺?”阿缇菈在房子里四处寻找着恋人的身影,可能是对方太宠着自己了吧,平常连找都不用找,对方绝不会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,要是需要离开,也会提早到告诉自己去了哪里。

“到底去了哪里啊⋯⋯不是说好要一直在一起绝不分开的吗⋯⋯”想到这里,阿缇菈不禁孩子气的嘟起嘴来。

“那也不是无时无刻嘛!至少我想给你惊喜的时候我总要瞒着你呀!”身后传来自己熟悉的声音,还没转过身,便感觉到对方将自己搂进怀里,“我去找哥哥,请他帮我准备一点东西啦~”原本要询问对方去了哪里,但还没说出口,对方就像猜到自己要问什么一般的报出自己刚刚的行踪。

“⋯⋯准备什么?”

“这个!一起放烟火吧!阿缇菈!”放开阿缇菈,走到对方的面前,将手中的袋子扬起,而后转身拉着对方跑向后院。


“为什么要突然放烟火啊?”

“别在意这种事啦!快看!”

“⋯⋯哇!好漂亮!”

“对吧对吧!因为我们这里要跟外面隔绝,所以我才特地跑去找哥哥帮忙的,所以⋯⋯”

“⋯⋯所以?”“你别生气了好不好?”“

如果你再唱一首歌给我听的话,我考虑。”

“欸——!才只是考虑吗!啊!时间差不多了。”

“时间?”

“嗯!倒数五秒!5!4!3!2!1!”

随着黄莺计算的时间,空中绽放了最后、也是买来的最美的烟火,黄莺转向阿缇菈,笑着说:“阿缇菈!新年快乐!”

阿缇菈愣了愣,因处在与世隔绝的地方,阿缇菈连自己即将和黄莺再次度过一个一年都忘了,听着自家恋人的话语,明白今天对方不告诉自己为何连通知一声都没有便跑出去的原因,想到对方都是为了自己,阿缇菈的脸上,绽放了今天最灿烂的笑容。

“⋯⋯新年快乐,黄莺。”

——日后谈——

“不过,我还是不会放过你就是了。”
“欸欸欸欸欸!等等!阿缇菈!唔嗯⋯⋯”

《献给毁灭的摇篮曲》 03

在观看前请注意一下几点:

*这是原创、这是原创、这是原创

*这是百合、这是百合、这是百合

*与《未曾凋零的狂想曲》为姐妹文(因为两个故事是同时出现的),但剧情内容大致上无相关。(因此不能接受百合的跳过这篇也不会影响剧情)

*两篇文会穿插更新

*如不能接受,请自行回避

*若是可以,请往下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你⋯⋯你想干嘛!”阿缇菈用我从来没听过的,凶狠的语气对着那声音道。

“没干嘛呀?只不过是将你的秘密告诉她罢了。”神秘的声音轻快的说,似乎对接下来要做的事感到很愉快似的。

说起来也真奇怪,明明有脸,但声音却不是从那里出来的,毕竟那张嘴,从来就没有开合过。就有如⋯⋯面具般。

秘密⋯⋯?阿缇菈不是无论什么事都不会瞒我吗?

“哎呀?看起来没有感到受伤耶?只有单纯的疑惑⋯⋯难不成,你是觉得你知道她的所有事情?”那张带着微笑的脸瞬间浮现在我眼前,远看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,但这么近距离的看着这张脸,那笑容里除了第一眼就察觉到的愉快,还有满满的⋯⋯疯狂。

“我相信阿缇菈。”即使头皮发麻、浑身喘不过气,连吐出一个字都显得困难,但是这是我对阿缇菈的承诺。我看到被黑线缠着的阿缇菈脸上浮现我所熟悉的笑容。

“‘相信’,吗⋯⋯嗯?这么说来,你是⋯⋯原来如此,难怪你一点也没有受伤的感觉。”虽然那张脸还是保持着一样的微笑,但看起来却像是做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,“不过,太迟了哦。”语毕,周遭的黑线突然加速冲向阿缇菈,将她完全包裹住、密不通风。

“⋯⋯阿缇菈!”就在我准备冲过去时,阿缇菈的声音从那重重黑线所形成的“茧”传了出来,“黄莺!别忘记你的职责!”

“可⋯⋯”

“你知道的,这是既定的事实,我们已经比原预定的时间晚了很多,该知足了,不是吗?”

“⋯⋯我知道了。”

我停在阿缇菈的面前,缓缓唱起了《摇篮曲》,那是献给阿缇菈的,又或者说,那是献给阿缇菈体内的“东西”,那名为“毁灭”的东西。

《献给毁灭的摇篮曲》 02

在观看前请注意一下几点:

*这是原创、这是原创、这是原创

*这是百合、这是百合、这是百合

*与《未曾凋零的狂想曲》为姐妹文(因为两个故事是同时出现的),但剧情内容大致上无相关。(因此不能接受百合的跳过这篇也不会影响剧情)

*两篇文会穿插更新

*如不能接受,请自行回避

*若是可以,请往下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嗯?这是哪呀⋯⋯?好像有什么声音。

“呵呵呵,你别挣扎了,这是你的命运,你从出生那刻就知道了不是吗?”一阵轻笑传入耳中,然而那个笑声,像是恶魔般,有种会被蛊惑的感觉,令人毛骨悚然。

“闭⋯⋯嘴⋯⋯”熟悉的声音此时没了平常的轻快,取而代之的是咬牙切齿,感觉像是在忍耐着什么。

阿缇菈!?为什么听起来这么痛苦呢⋯⋯去看看吧!

原本周遭空无一物,但越靠近声音的来源,附近的黑线越来越多,而每条都朝着声音的方向延伸,看到这个,不知为何,心中充满了不安。

到达目的地,在我眼前的是被那些黑线所缠绕的阿缇菈,一圈一圈的,看似要将阿缇菈缠成一个茧,而笑声的主人,笼罩了整个空间,体积之庞大,要比喻的话,就有如大象及蚂蚁的差别吧。一张带着微笑的脸在阿缇菈的正上方看着她,双手一上一下的环住阿缇菈。

阿缇菈像是听见了什么动静,缓缓抬起头来,看见我的时候双眼充满了惊讶,开口道:“黄莺!?你怎么会在这里!?”而后瞳孔中又浮现了担心,但无论是什么表情,脸上的疲惫却是想遮也遮不住。

“呵呵,当然是我召唤来的啊~”那声音再次响起。

《献给毁灭的摇篮曲》 01

在观看前请注意一下几点:

*这是原创、这是原创、这是原创

*这是百合、这是百合、这是百合

*与《未曾凋零的狂想曲》为姐妹文(因为两个故事是同时出现的),但剧情内容大致上无相关。(因此不能接受百合的跳过这篇也不会影响剧情)

*两篇文会穿插更新

*如不能接受,请自行回避

*若是可以,请往下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阿缇菈,该睡觉了哦——!”我从房里探出头,寻找着那小小的身影。
“来了——”阿缇菈边说着便小跑过来,乌黑的及腰长发随着她的动作一晃一晃的,同样漆黑的眼带着纯真的神情,精致的脸蛋上带着微笑,“黄莺,我们去睡觉吧!”阿缇菈跑到我面前后拉起我的手走向床。

阿缇菈睡觉时总是习惯窝在我的怀里,从小就是这样,而看着她睡着的样子也成了我的乐趣之一,虽然之前被发现的时候被抗议了,不过我才不会因为这点事情就放弃这个乐趣!

唔⋯⋯我也差不多睏了,睡觉吧。

《未曾凋零的狂想曲》 02

在观看前请注意一下几点:

*这是原创、这是原创、这是原创

*与《献给毁灭的摇篮曲》为姐妹文(因为两个故事是同时出现的),但剧情内容大致上无相关。

*两篇文会穿插更新

*如不能接受,请自行回避

*若是可以,请往下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随着剧烈晃动,一个身穿红色皮衣、身材火辣的女子站在橡皮艇的边上,手上拿着一把手枪,妖艳的笑着并看着我,不知道为什么,总觉得,我认识这个人。她的名字是“⋯⋯狂乐。”即使知道名字,剩下的资讯却是一片空白。

“欸!?那个狂乐!?你说的是与我们敌对的家族中,最强的杀手!?”身旁的女子惊呼道,虽然这么吐槽可能不太好⋯⋯不过除了眼前这个傢伙,还会有人叫这么奇葩的名字吗⋯⋯“哼!会有谁这么大胆敢取和我一样的名字?”狂乐瞟了一眼女子,不屑的说道,然后再次把视线转向我。

“零夜,你可知道,我找了你,很久。”狂乐盯着我,有如蛇在盯着猎物一般,令人觉得头皮发麻。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下一秒,狂乐勾起嘴角,朝我开枪。
“零夜!”最后传入耳畔的,是那名女子担心的声音,但我的视线,却离不开狂乐。

《未曾凋零的狂想曲》 01

在观看前请注意一下几点:

*这是原创、这是原创、这是原创

*与《献给毁灭的摇篮曲》为姐妹文(因为两个故事是同时出现的),但剧情内容大致上无相关。

*两篇文会穿插更新

*如不能接受,请自行回避

*若是可以,请往下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睁开眼睛,进入眼帘的是蔚蓝的海洋以及自己所搭乘的黑色橡皮艇。

我⋯⋯这是在海上?为什么我会在海上?想不起来⋯⋯而且硬是想要去回忆,头便会开始疼。

“零夜?怎么啦?”一位女子拍了下我的肩,担心的看着我并询问。

零夜?看她的样子大概是在叫我,“没事⋯⋯说起来,为什么我们会在海上?”既然没办法想起来的话,直接问人最快。

“欸?你不记得了吗?我们要前往任务对象的住所,坐的船却突然遭到攻击,据调查,应该是对方发现我们的任务并且⋯⋯!”眼前的人还没说完话,船身突然剧烈晃动,一阵疯狂的笑声传入耳中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我终于找到你了——零夜!”

⋯⋯我?

SolidS官方雕魚燒事件(?的後續

如標題,這篇就是因為看了雕魚燒的推特而產出來的產物#
其實在那篇推特出來的後兩天就打完了#不過因為投稿了社刊,所以決定在社刊印出來的當天再放上————於是今天!!!社刊印出來了,我也就來遵守承諾,放上我的文#若是喜歡的話,希望能按個愛心或者小藍手,我會非常感動的!!!要是能留個言的話也是非常感謝🙏🙏

*仿官方ss
*角色屬於官方,ooc屬於我
篁 志季→志
奥井 翼→翼
世良 里津花→里
村瀬 大→大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以下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☆鯛魚燒☆
翼「所以說,志季買了鯛魚燒、傳了個『紅豆跟奶油還有巧克力留給我』,然後讓我們費那麼大的勁去辨認是怎樣!」
里「最後好好的辨認出來了呢♪太好了」
大「還真是費了不少勁⋯⋯而且翼你就算這麼抗議,你不也好好的幫忙了嗎?」
翼「哇哇哇大醬別說了!!你這樣不就好像我為了他非常努力一樣嘛!那太噁心了我不要!」

#害羞了

☆鯛魚燒②☆
志「我回來了」
里「歡迎回來~志季」
翼「總算回來了你這個罪魁禍首!」
大「不,你在說什麼罪魁禍首」
志「?對了,我的鯛魚燒呢?」
翼「就是這個!讓我們那麼費力的罪魁禍首!」
大「這個嗎⋯⋯」
里「哈哈~這麼說還的確是呢」
翼「對吧!?我們來報復他一下!」
里「嘛⋯⋯的確是讓我們費了不少力呢」
大「連里津花都⋯⋯哈⋯⋯請做好覺悟吧,志季」
志「⋯⋯怎麼覺得我陷入危機了」

#剛回家就陷入危機

☆鯛魚燒③☆
翼「作為補償!帶我們去賞櫻!」
志「⋯⋯啊?」
里「咦?」
大「哈?你這什麼跳躍式思考啊⋯⋯」
翼「欸——因為很可惜嘛~我們都沒有四個人一起去賞櫻過的說?」
里「這麼說起來的確是呢」
志「不是有嗎,武道館那次」
翼「但那是要告訴我們辦live的事吧?不算啦!」
大「你看起來很像鬧脾氣的小孩啊,翼」
里「嘛⋯⋯最近我們都忙了起來,真的沒什麼時間能夠好好聚一聚呢」
翼「嗚嗚嗚最喜歡你了里津花」
里「啊哈哈⋯⋯」

#獲得好感度

☆鯛魚燒④☆
志「既然如此,那我們就買鯛魚燒去賞櫻吧!」
翼「為什麼是鯛魚燒!?」
志「因為我想吃」
翼「你不是才剛吃過嗎!」
志「不你不懂啊!賞櫻那舒適的氣氛下吃著鯛魚燒⋯⋯是種浪漫啊!」
翼「完全不能理解!」
大「這種奇妙的思考方式很有志季的作風呢⋯⋯」
里「哈哈~要不我做些便當吧?鯛魚燒就當作飯後甜點」
翼「不愧是里津花媽媽!我來幫忙~」
大「雖然可能幫不上什麼忙,但我也會竭盡所能」
志「我去聯絡灰月」
翼「喔!拜託啦darling~」
志「交給我吧honey」

#取得經紀人的同意了

小段子(有可能變成文也說不定(?)

男子在星空下對女子發誓了。

男子說:「為了得到你,若是必須踏上那佈滿荊棘的道路,我也在所不辭!」

女子微笑著回道:「你這話,可不能反悔喔?要是說謊,可是得吞千根針的!」

男子看著女子那既帶著幸福,卻又隱含著擔憂的眼神,調皮的笑了起來:「你露出那種眼神,我可是會想捉弄你的喔?放心吧!你認為有我辦不到的事嗎?」

女子嘟嘴並說:「你!不要每次都捉弄我啊!雖然你這麼說,但你能不能撐的過去,我還是很擔心啊⋯⋯」說到後面,擔憂愈發強烈,不禁讓女子的聲音越說越小

男子抬起女子的下巴,輕吻後離開,並說:「就說了你露出那種眼神我會想捉弄你了~」

女子臉紅著輕搥男子胸口:「我是很認真的在跟你說話!」

男子抓住女子的手,回覆道:「相信我。」

女子看著男子認真的眼神,說:「我相信你。」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就只是個無聊小段子#當然喜歡也可請按個小愛心~我會很開心的!
會不會最後被我寫進文我也不知道,不只得看我的時間,也得看我懶不懶(x
要是想讓我把這篇寫成文的話,請在下面留言讓我知道(但最後會不會寫還是未知數就是了)還能順便猜猜要是他是文,男子會是誰#女子要是寫的話基本上是自創角#或者想看什麼cp也可留言讓我看看#
當然我要寫我一定是挑月歌或後輩(SQ)其中一個人或一對cp啦!
謝謝你的觀看/